irdis

每当我限锻破产的时候就会出现了……阿门。

食戟之灵312

副标题:论留守儿童的心理


¯\_(ツ)_/¯

求粮

19年才看动画又补了漫画,兴致勃勃的开始寻粮,才发现这圈有点冷……我来晚了吗……

tosh不愧是来自里世界……blue剧情讲了什么完全不在意,画风越来越值得舔了……

城创、司创、all创都想吃,双子、城薊都行啊!


城创:点燃老爹的果然是自家儿子!重燃热情的火种就是你!一起在无尽的荒野中追逐前行,这就是爱吧!都当一席了不忘家里的小馆子,二人之家,这完全是爱吧?列车篇父子做菜完全默契,天马行空的double,这……绝对是爱啊!

后来得知老父亲在外居然还有一个大儿子,您的儿子表情都裂了,这……好吧意外时有发生。

老父亲手把手亲自培养,要不是前总帅要求,根本不会送创真远月啊!培养自己的继承者、自己未来的对手、自己的亲子,修罗都变得不修罗了!对于自己儿子的绝对信任,blue篇这点还是没跑偏的……


司创:前后任一席!互为敌人,料理上却能配合无间!司对食客失去信任而对料理失去热情,创真就是点燃热情的小火种!创真的标尺、进步的度量就是司!软糯可口又刚的不行的两人!


吐槽下,我觉得tosh如果出食戟bl本说不定销量堪比原作……画风好喜爱……

天堂电影院


#理论上是轰出胜,不过这里是轰出。胜出在下集。

#下集不一定有。

Yeah!


——————————————————————-


轰焦冻深吸一口气,按下把手,推开了门。


昏黄的灯光下,一排排深红色的座椅静静的码在那里,投下的一排排阴影仿佛藏着深渊。正如每一个电影院一样的场景,轰焦冻却觉得胃莫名的紧缩。


他迫不及待的用目光搜索着空荡荡的影院,很快,在第一排正中央,他发现了那个熟悉的绿色身影。


他大步往影院的前方走去,到了跟前却反而踟躇起来。




“是轰君吧!”清凉的声音一下子叫破了他的不安。绿谷抓过头,不好意思的用左手抓抓脑袋,跟他打招呼。


“轰君,过来坐呀?”




他紧紧的盯着面前的身影,一遍又一遍的描摹着绿谷的模样,喃喃道。


“绿谷……”




——仿佛刚从救援现场回来的灰扑扑的紧身服多处破损。更为触目惊心的是右手臂上缠的满满的绷带,还在洇出红色。




绿谷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自己的手臂,有些窘迫的转移话题,“其实也不是很痛啦……”然后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一般的冲他灿烂的笑道,“要开始了,一起看吧?轰君……”




轰一言不发的在他左手边坐下。


眼前的大屏幕一闪,开始了放映。他艰难的把目光从绿谷身上移开,投向面前的大屏幕。




说实话,第一排座位并不是什么好的角度。屏幕显得过大了。他们不得不把头抬起来注视它。


然而也不是没有好处,轰焦冻想,至少可以看到非常清楚,哪怕是绿谷的头发丝……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屏幕上的,正是绿谷出久。




确切来说,是绿谷和轰两个人。背景正是他们俩最近出的一次任务。地点是在一座废弃的楼房里。


仿佛上帝视角一般,轰静静地看着他们两个小声商量对策,然后分头行动,远近配合,前后包抄将敌人打倒。


和他记忆中一样,影片很快进行到在天台上,敌人被擒获之后,不甘心的想要拉他下水。他使用了个性制止,但却被敌人逼退了一步,跌落天台——护栏已在之前的战斗中打得破破烂烂。要不是——


屏幕中的绿谷毫不犹豫的扑出去,抓住了他的手——他反身搂住绿谷,配合无间的用空出的一只手放出个性,将转身想要侥幸逃脱的villain冻在原地——随后绿谷毫不犹豫的向地上打出一记smash,通过气流和反作用力将两人带回天台。


两个人一起把动弹不得的villain带给警察。


绿谷放松的揉了揉手臂。两个人相视一笑。




轰焦冻注视着屏幕上的两人,突兀的说,“绿谷,当时其实你可以不用管我的,我自己其实也可以……”


“唉?”绿谷出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当时我注意到,轰君的手臂已经开始结冰了,是个性过度使用的迹象吧?而轰君的另一种个性又因为场地不方便使用……此时任由轰君坠落的不受伤可行性是65%,敌人逃脱的可能性是20%;但是如果我和轰君一起的话,不受伤的可能性是90%,敌人逃脱的可能性更是降到了10%一下……”不由自主的开始碎碎念的绿谷突然反应过来,“抱歉!不由自主就说了很多……不过,我还是觉得应该出手,”


他害羞的不敢认真的看着轰的眼睛,“就是……身体不由自主的行动了。”


轰叹口气,轻轻的抓住了绿谷搁在把手上的手。




绿谷的手跟他的性格完全不符,仿佛是失血过多的有些微凉。上面还有陈年累月的英雄活动留下的疤痕,新新旧旧。还有些粗糙。


但轰还是紧紧的握住了这只手。




“唉……唉?为什么突然……那个、牵手”绿谷出久支支吾吾的挤出疑问。


回答他的是轰的直球,“因为突然想要这么做。”


绿谷完全招架不住,只得乖乖让他牵。






但是好像气氛好了一些呢,绿谷有些不自在的想,太好了。


刚开始进来的轰君,太……怎么说呢,就像是UA体育祭解开心结之前的轰君,像大西洋里漂流的、孤独的黑冰。




影片继续播放。都是自己和轰君一同经历的事件,绿谷自己都有些感叹两人竟然一同经历了如此之多。


影片整体是倒叙的,不断回溯着一次又一次的事件,唯一的共同点是,都有绿谷和轰的参与。


——两人的联手,他俩总是能在战斗中达成一致,那种默契配合的感觉,绿谷自己也无法解释。


——初出学校时候两人被事务所派出处理同一个事件,事半功倍的组合。


——更遥远些的,却仿佛在眼前刚刚过去的毕业典礼。当时轰将自己约到樱花树下共进午餐,他当时感觉轰君仿佛有心事,不过最后也没机会知道轰君想说什么了。




毕业前的场景也慢慢回溯着,绿谷出久从没想过自己的人生可以在三年中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起救回小胜……


一起参加林间合宿……


一起应对英雄杀手斯坦因……


更早些的,两个人在UA体育祭上自己解开了轰君的心结……当时明明不想辜负欧尔麦特的期待、一鸣惊人,却无法抗拒、飞蛾扑火般的——虽然这样形容有些怪——解开了轰君的心结。但是怎么说呢,他并不后悔。




他不后悔。他真心想着,看着屏幕上轰君的脸渐渐充满少年感,自己的神情从成熟退回稚嫩—倒是自己的娃娃脸万年不变。在事务所工作之后,还常常有女性英雄询问自己保养的秘方,不过他反而想看起来老气一点。




时光倒退有时候看起来像一种魔法。


——自己手臂上的伤逐渐消失,个子渐渐变矮,神情也变得浅白天真。绿谷有些着迷的看着这一切。


在UA的三年,他有了真正的朋友,有了关爱他的师长,向着自己本来以为一生不会实现的梦想跌跌撞撞的、却真实的前进着。


这是他用不后悔的三年。


他也是这么回答轰君的,一遍一遍,不厌其烦。




轰君今天的话异常的多。幸好这里只有他们两人,绿谷庆幸的想,不然说不定其它观众会把可乐扣在今日异常喋喋不休的轰君头上。


不过好在这里空荡荡的,只有他,再加上前来的轰君。


轰君今天真的好像复读机,他忍不住吐槽,轰君一遍又一遍的问他后不后悔,劝他当初不要冒险。


然而他清楚,即使在计算清楚成功概率极小的情况下,自己也会无怨无悔冲上去。




正如他曾经跟欧尔麦特说过的那样,心未想,身先动。“绿谷出久”这个名字,从诞生出来仿佛就带着拯救的光芒,仿佛是他根植于心的本能。






仿佛呼吸一般——一个人能停止呼吸吗?


仿佛地球绕太阳转一样——能够有一种力量,让地球停止吗?




不能,所以绿谷也不会停下拯救的脚步。轰有些绝望的想。


正如当初他走向他,并成功走进他的心里一样。自己也是他所拯救的众人中的一员。他的今日,也离不开那一场战斗,让他真正的看清了自己的心。


他的英雄生涯从此展开,他的原点。




他的拯救,对于被拯救的人是天堂。


但是此时他却恍若身处地狱。




影片均匀的回溯着。


USJ事件……


众人初识的课堂作战……


轰焦冻恨不得这个影片播放的再慢一点,但还是到了两人初识的时候。




脸颊上有着可爱小雀斑的绿发男孩带着期待,推开了1年A班的大门。


看上去软绵绵的。


当时的他冷冷望去,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结识了改变自己一生的人。




屏幕渐渐暗下,音响也停止了。


轰焦冻麻木的坐在椅子上。




绿谷小心的挪动一下被握到发麻的手指,转过身试探性的呼唤,“那个,轰君?”


他惊讶的发现他的脸上两条清亮的泪痕。




绿谷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起来,“那个,不要哭啊!轰君!我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请批评我——”“绿谷——”


绿谷出久听到平日沉稳的英雄焦冻,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脆弱声音呼唤着他的名字,“绿谷……不痛吗?”


“轰君在说什么?”


“……”






绿谷无奈的站起来,走到轰面前抱住了他。


“轰君,没关系的,没关系哦。”他温柔的哄着他,“我很高兴认识了你们,在UA的三年是我最幸福的日子之一。我不后悔帮助我帮助过的每一个人,他们让我感受到我的意义。我的梦想曾经是空中楼阁,但是如今却能为他人争风挡雨。”




绿谷身后的屏幕忽然重新亮起来,出现的是一片火海,断壁残垣,里面传来微弱的啼哭。




轰的瞳孔微微收缩。


——是他一辈子忘不了的场景。


他紧紧抓住怀里的绿谷,却无法从屏幕上移目。




绿色的身影带着一身的烟尘,冲进了那刺目的火光,冲向了那摇摇欲坠的斜梁下方的狭小空间。


然后那根梁崩塌了——


带着他的心,一起。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我并不后悔。我不想欺骗轰君,如果说不痛的话,轰君也会觉得我在撒谎吧。”绿发的少年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脸庞,“但是我觉得心里非常开心,为我所挽回的每一个人生、和爱他的人的幸福。”




屏幕上继续着。


大火烧了一天一夜,终于熄灭了。


英雄焦冻和爆杀卿姗姗来迟。




屏幕里的他看见欧尔麦特看不清表情的从废墟中抱出一团绿色。


却是失去了生机的绿色。


睡着了一般的小英雄怀里,却突然爆发出受惊的婴儿啼哭。




英雄Deku,用身体作为防护,保护了一个婴儿的性命。


他们都说婴儿能够在那种条件下生还,是奇迹。




“啊……原来我已经去世了。”绿谷被轰抱在怀里、费力的转过头看着屏幕,他释然的说道。轰却觉得自己的双臂在发抖。


“……那么爱你的人呢?”


“什么?”


轰焦冻大声说道:“我说,爱你的人呢?!!你挽回了别人的性命,让爱他的人不在心碎;那爱你的人呢?就必须承受失去你的危险吗?爱你的人,就不会心碎吗!!!”


“我……”绿谷犹豫了一下,轻轻的摸了摸轰的发丝,“……我很抱歉。”


“……”




“轰君,我很抱歉。”


“……”




“……”绿谷出久也想像jump男主角一样说出一些打气的话,但是却什么也说不出。因为现实并不像许多漫画一样美好,男主角总是能够化险为夷、绝处逢生。


当他需要抉择的时候,他的生命并没有在天平上衡量过。


不,确切的说,他在行动前甚至没有衡量过自己的生命与他人的生命。


他只是去尽量响应每一次求助的呼唤。






“轰君,你该离开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提醒道。


轰焦冻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将头埋在他的肚子上。


“轰君……”他无奈的说“我也要离开了。”


圈在腰上的手变得更紧了。




“虽然这么说也没有什么意义,不过、可以请轰君连带着我的份一起努力吗?”




轰焦冻感受到自己手臂中在逐渐变空。


周围的空间不断的震动和扭曲,屏幕迸裂,深红色的幕布被半扯下来,不断有石块坠落,椅子下方的地板在不安的起伏。




熟悉的声音也变得遥远。


“……我会一直注视着轰君、为轰君自豪的。”




轰焦冻在坠落的沙尘中捂住脸。


“我答应你,绿谷”








—————————————————-


实验室中的机器发出刺耳的警告声。




爆豪胜己狠狠的瞪了一眼实验床上还处于昏迷尚未醒来的轰焦冻。


闪着冷厉金属光泽的实验床上连接着几百根颜色各异的导线,导线的另一头则连接着巨大的、布满仪表盘和指示灯的仪器。




他狠狠的看着仪器上的一块显示屏:




第1(1/2)次修正实验失败。


剩余次数:1次。






#设定参考了弹丸论破绝望篇的开头~和未来篇结尾~


记梗

突然想到一个点:


学校卫生间里。


绿谷(惊恐):咔酱,你的X毛居然是黄色的好可怕!

爆豪(反击):混蛋,你的X毛是绿色才恶心吧!


轰焦冻走进来。

轰焦冻开始解手。


绿谷:哇啊啊啊啊啊啊!

爆豪:骗人吧!

绿谷&爆豪:居然是半红半白的!!!

记梗

今天看了,就算是爸爸也要X,大爱!记下收到启发的梗:


爆豪没有个性,绿谷有OFA的个性。家政夫paro。


爆豪(19):每个毛孔都充斥着自尊,因而无个性,很少去了解英雄相关的事务。在到绿谷家里做家政夫的时候,后来才了解到绿谷是排名靠前的英雄。

高中时候因为无个性遭受过排挤,因此练就了一身打架斗殴的好功夫并以无个性称霸学校。

大学出来兼职,因为有优秀的家政本领,烧得一手好菜,从事了按次收费并收入颇高的家政行业。因为长得凶很少被点单,一般靠老客户的宣传。在老客户(一对老夫妇)回乡下后,意外来到绿谷家工作。


绿谷(25):排名前十的英雄,并且正在上升期。最近接收了妈妈好友轰冷的儿子轰焦冻。轰家即将搬到绿谷所在的城市,但因为搬家需要时间,焦冻的学校即将开学,在绿谷家暂住半年。因为对家务苦手并且工作颇忙而请了家政人员帮忙,经过了狂热的粉丝/爱好可爱男孩子的熟妇/喜欢正太的怪大叔之后,为了自己的生活、贞操和焦冻的生活、贞操,选择了一看就超凶的爆豪来自家打工。


轰焦冻(7):天使外表的魔鬼正太。让绿谷在玩笑中许诺了做自己的新娘。非常有心机的干掉了前几任破坏自己和绿谷大哥哥二人生活的家政人员,目前和爆豪斗智斗勇中。

赌注1.5

“……那么,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校长的胡须微微弹了弹,黑漆漆的眼睛环绕了一下全体教师,然后落在all might身上。


众人也不禁看向这位可怜人。


“……那个……”干瘪的金发英雄不禁发出了几个音节。


碰的一声,骷髅变壮男,“你们不要再用那种诡异的同情目光看着我了!!”又是碰的一声,欧尔麦特变回干瘪模样,“……就是这样。”


(本意想写完整,现在懒得写了——全文大致如下:

欧尔麦特意外得知轰出胜大三角的存在。教工们对于谁最终能攻略下绿谷进行了站队/赌注。

水泥司、橡皮头等站轰出。

橡皮头:我只是完全想象不到胜出和平的可能性。

Midnight(这个为啥和谐)小姐、欧尔麦特站胜出。

Midnight:我喜欢高难度。

欧尔麦特:你有个很好的发小。


轰在校长智脑帮助下成功拿下绿谷。

盲目相信欧尔麦特的爆豪败走麦城,以其男子样·血腥的爱成为了轰出助攻。


轰在毕业典礼上同时发出结婚宣言。

绿谷吊着石膏臂(被小胜炸的)和轰互换亲吻。

爆豪炸了毕业礼堂。

雄英陷入史上或最大困境。


校长:赢了赌注,输了财政。

未来机关升职记

话说从希望之峰毕业之后,父母把我塞进了未来机关做公务员。职位是听起来就很扯的婚姻咨询师。

不过果然就算是名校,也有毕业生很难找到工作吧!比如我——超高校级的嘴炮师,于是我从善如流的听从了父母的安排。


未来机关,怎么说呢,果然是国企,除了气派的大楼之外和超高校级的午餐,就是那种人浮于事的气氛了吧~不过精英小队就不是这样了。但是对我这种标准的阿宅,很快在底层磨灭了斗志,也是不奇怪的吧!

但是事情的转折是有一天下午,我在桌子上的报表下面玩弹丸1的时候,一个双螺旋马尾的哥特少女来我这里咨询了。她说她叫塞蕾丝缇雅·罗登贝克。

貌似领导又把难搞的客户踢给我了吧……


说实话,我并没有塞蕾丝小姐究竟说了什么,我只关心我的言弹什么时候发射,所以听完了她在我耳边若隐若现的论调之后,我完全没关心她说了什么,只是用我的绝技——双眼注视客户,余光看着屏幕,并且微笑的、职业性的不知所云道:

“塞蕾丝缇雅小姐感到不太开心的原因,是不是缺少心灵的陪伴呢?要知道,如果有了另一半的话,哪怕是住在草屋也感觉像是住在城堡呢~好的婚姻更是让女孩子像公主一样!”

塞蕾丝缇雅小姐好像被我的“言弹”击中了,又开始论述对另一半的条条框框……此时我的,于是我尽量见缝插针的再次打断了她,一边在下面点点点、继续说出了炖了一百遍的鸡汤:

“好的另一半,不是外在的要求,而是心灵的触动。给您带来心灵触动的人,才是您注定的另一半哟亲!”


塞蕾丝缇雅小姐离去了。


三个月后,我从领导那里听到一个大八卦,本来我们都以为会成为学院长夫人的雾切响子桑,居然和她的一个高中同学·性别女在一起了!真是令人惊讶!

真是青涩的情谊啊~


然后事情真正大条的是,塞蕾丝缇雅小姐和雾切桑两个人居然给我送来了一面锦旗!原来塞蕾丝缇雅小姐就是传说中的高中同学!

我晕晕乎乎的摊在办公椅上,捧着两个人给我留下的签名。

上面塞蕾丝缇雅小姐还颇为细腻的画了一颗心在中间,然后雾切小姐补了一支穿心箭!


我觉得这是我人生的巅峰!




很快我发现我错了!

人生就是有很多山峰,而且一山比一山高!塞蕾丝缇雅小姐和雾切小姐好像对我的工作进行了内部的宣传!她们真是天使!

不过相对而言我的摸鱼时光就被压缩了。


这就是我在桌子底下玩弹丸2、而我的面前坐着一位黑色长发、红色眼睛的小姐姐(?)的时候,我的感想。


我一边感叹小姐姐的气场强大,一边指引我的创妹去寻找线索。人类的本质果然是复读机,在游戏之余我听了一耳朵的“无聊”“无聊”“无聊”。

我分心稍微听了一下,这个气场强大的小姐姐貌似是才貌双全——不但有着御姐的外表,还有强大的超高校级的多种“才能”。

感觉很难介绍对象的样子……

很快,桌下我就打到了七海小天使最后的劝慰,此时的我完全沐浴在PSP里天使的光辉下无法自拔,于是我顺口诌道:

“人类最大的未知就是自身,最不可捉摸的就是自身的境遇和想法。”

小姐姐貌似很受震动啊!不知道她脑补了什么……


正打到最后的部分,这关乎我的游戏里面的创妹能不能从虚拟中醒来,我下意识的随口说道:

“您的条件这么好,反而很难找到知心伴侣,不如挖掘自身……您听过水仙花的故事吗?临镜自照……”

感觉小姐姐好像眼睛冒出了红光?

算了,此时我PSP里的创妹也已经眼冒红光、神座合体了,完全忘记说了什么……


等我疯狂点击完毕的时候,小姐姐好像已经走了?

对着大开的门,我下意识的补完道:“……人生最重要的是悦……己?”




几周之后,传说中的希望之峰的学园长,我们的78届的学长苗木诚居然来找我了!

果然人生最不可捉摸的就是自身的境遇!



我完全听不进去这位天使一样的学园长到底说了什么,晕晕乎乎捧着他的签名一路来到我的母校。

等到在会议桌旁坐下来的时候,我才收回一点神志。


“这位后辈有着令人震惊的才能!”蓝色路人A。

“不但凑成了雾塞,现在连神座君也……”蓝色路人B。

“神座君,也沦陷了……他现在和身体里的另一个人格,日向创在一起了……”蓝色路人C。


天呀!那位是传说中的十神吗!

我岂不是有幸见过了传说中的78届的三大巨头!

在我思考要不要找机会再要一张签名,凑成联名的时候,魂外的我隐隐听到:


“居然连神日都能达成吗……真是了不起的才能”十神思考了一下,跟苗木君说了些什么。

苗木君郑重的点了点头。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坐在前往贾巴沃克岛的飞机上了。

不但机票住宿全报销,还有每天的差旅补助!

这个外派任务真是赛高!



嗯大概的任务还是坐办公室啦!完全没有什么变化……

不过这种公费旅游的机会太棒啦!我的心已经飞向大海了,虽然我的面前坐着一个白色卷毛的奇怪家伙。

之所以说是奇怪的家伙,是因为昨天下午到达后,收拾好行李的我到海滩散步的时候,看到这个白色卷毛先是被沙滩上的贝壳夹了、又从中掉出鱼丸子那么大的珍珠!


真是个一夜暴富的现充啊,现充根本没有婚姻问题吧……

我在下面默默开始刷着lofter狛苗的tag……

什么嘛……也太冷啦吧!轰出胜tag都更新几十条了这里连一条都没有!


白色卷毛在一边不停发出kibo、kibo的声音。


在重新拜读狛苗R18的时候,我顺耳听了一下,这个卷毛真是充满传道士的毅力、传销的激情。

但是kibo、kibo的,果然太吵了吧!还是速战速决吧!


于是我稍微认真一点的跟他说:

“说道希望的话,根本离不开爱这个话题吧!

一般,我们都说,爱与希望哦!因为爱会给人带来奇妙的力量!

不否认有些爱带来了绝望的结果,所以才要慎重选择结婚的对象哦!”


我看到他似乎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了,赶紧趁热打铁道:

“适合结婚的对象,性格要温和,而且必须对于你和他/她的未来充满希望哦!这样遇到婚姻中的问题的时候,才会温柔的和你解决。

嗯对于你这种强势的人,也许需要娇小可爱、性格温顺一点的;又或者是和你有相似点、有相同爱好的人;

当然,遇到正确的人,也需要一定的缘分。如果你和他/她都足够幸运的话,……”


“哈、哈、哈……原来如此……?”白卷毛奇怪的笑了起来,打断了我。

嗯……有点可怕耶这个人!

那声na ru ho do听的我头皮发麻。


大家都喜欢打断别人的话,这样其实不太好耶!

我默默注视的被白卷毛的奔跑带来的风吹开的大门,出于完全没有的职业素养补完了我的鸡汤:“……足够幸运的话,很快就会遇见;即是没有那么幸运,也不要放弃等待,哟?”



我!发!现!了!什!么!

外派归来的我,用颤抖的手指拾起工位上的贺卡。

啊啊啊啊啊!上面同时有78级的苗木前辈和77级的狛枝前辈的签名!

啊啊啊啊啊!


嘛,土拨鼠一样的我意识到那是一张婚礼请帖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幸好来的及,哈哈!

嗯不过苗木前辈的对象,长得有点像我外派贾巴沃克岛的一个当地员工呢!


——知名不具的未来机关高层


身高差美妙……

苗木和雾切响子站在一起的时候,弹幕就在刷男主居然比响子矮了。然后我就相信了弹幕的强辩,是因为响子穿了高跟小鞋子…

然后今天沉迷太太的狛苗文不可自拔的时候,里面提到了身高差……下意识百度一下:

雾切响子:167,哇不错呀!

狛枝凪斗:180,嗯嗯,也不错!

先说一下我心中的男主身高,我以为大概是170出头的样子,然后响子穿个小高跟就超过了他,然而……

苗木诚:160……


突然get了男主的另一个萌点……

忽然发现狛苗很好吃耶……

狛枝很丧,苗木很乐观……

狛枝希望教主,苗木就是超高校级的希望啊……(说着狛枝一把搂过“希望”)

狛枝主动幸运技,苗木可是动画一男主,被动幸运和主角光环不是吹的……(狛枝身边最可能免疫的人就是苗木啦~怎么折腾都不会没命……保命技能,苗木除了被打晕都很少受伤……)

两个都是推理好手~


总之是教主和小天使的组合(⊙v⊙)

啊~是橙绿的味道~

今天写了个激情评论被lofter吞了,我太阳……

以后不直接在文字框里写长评了……提出来单独写。


今天看到有太太提到橙绿的设定的问题!太棒啦!虽然我极其杂食,吃轰出,轰出胜,胜出,最近还被引荐了出胜的邪教,但是胜出/出胜在我心中地位还是很高的!

(为了避免引战,我已经提前在脑海里删掉“官配”“最核心的二人”等等字眼……)但是小英雄的设定对于咔酱和deku,是非常互补的,就像阴阳鱼的两极一样的感觉(我怎么变黄了)……相似而不同。


正如每个人的心中吗,“英雄”有不同的定义,橙绿二人对于英雄的定义,也是有明显不同的。

绿谷获得成就感的核心在于帮助他人——之所以想要成为英雄,是因为英雄能够帮助许多人。咔获得成就感的核心在于打败敌人——之所以想要成为英雄,是想要成为更加强大的自己。

英雄对于咔/米多利亚心中的英雄,在这个除了欧厨就是欧厨(还有一个可爱的安厨)的社会里,典型当然是all might。但是咔的落点在于all might的强大,all might是No. 1 的英雄,能够打败所有敌人,因此咔对于第一有着谜之执着(米多利亚少年流下心酸的眼泪);入学考试,咔是打败最多假想敌的人,压根没有救助的意识;当作为敌人保护导弹的时候,咔对于这个任务的翻译是——干掉deku和轻灵!再比如当面对体育祭的时候,咔的第一宣言;即使是对战all might的时候,咔的态度是哪怕是all might也要战斗!

与之相反,deku对于英雄的定义偏向于帮助他人,对于第一没有太多的执着(更多的是作为欧厨不能堕了偶像的名头),但是当面对需要帮助的他人,米多利亚少年会爆发出更多的力量。小时候,deku反复观看的视频——他向往着all might的力量,是大笑着帮助许多人的力量;入学战时,为了救助轻灵的爆发;同样是体育祭,米多利亚少年一开始并没有特别的斗志;合宿时,为了保护洸汰而对战敌人;当咔被敌人带走时,哪怕到最后一刻也不放弃伸向咔酱的手;同样是对战all might,米多利亚少年更偏向于避走而非正面对攻,但当咔被all might狠锤的时候,deku反而放弃眼前的大门,而毅然折返——

但是英雄的定义是两方面结合的——英雄是亦柔亦刚的——刚硬,在于强大的、无坚不催的武力;柔软,在于温柔的、包容伤痛的心灵。deku和咔,在走向一个真正英雄的路上,其实就是在走近对方……(又突然变黄了怎么回事)


deku在咔的身上学会了对于强大的崇拜,没有咔在前方的身影,就没有后面跌跌撞撞的deku的脚步。比如当在体育祭上一开始并无斗志的绿谷,在咔以及同学的身上感染了永争上游的斗志;但在折寺以及更早的时候,他唯一的灯塔其实只有咔。而咔在deku的身上感受到了柔软的力量——一颗绊脚石又怎样?一颗温柔的心,也是一颗强大的心。咔逐渐正视deku的过程,就是咔对于英雄定义发生变化的过程。

没有咔,就不会有斗志勃发的绿谷;没有绿谷,咔就在一味追求武力的路上愈行愈偏;如果没有爆豪这个实际的、触手可及的样本在绿谷面前,他也许早早放弃了成为英雄的梦想,但偏偏这个可恶的爆炸头出现了,他的存在不断勾动着绿谷的梦想;如果不是绿谷,爆豪可能永远不会体会到什么是弱小又强大,因为绿谷的存在,重新定义了他心中的“强大”——哪怕是折寺时期那个有着细细手腕的绿谷,也会让明明比他强大许多的爆豪感觉如鲠在喉;当绿谷坚定的走上前来,爆豪甚至感受到了只有面对强大之人才会有的威胁感和恐惧。绿谷是不符合他心中强大的定义的——本来应该是柔弱(软)的猎物,无论说话还是脾气,但是当帮助他人的时候,比如淤泥怪,又忽然变得耀眼,让人无法注视,又无法移目。

通过审视对方,来观察自身;通过追逐对方,而成为彼此之间的驱动力——这不就是最新一话吗!all might:“你有个很好的发(dui)小(xiang)”。


万恶的作者在他俩之间连上了一条线,名为羁绊——折寺以前,咔用这条线拖着绿谷;拥有个性之后,绿谷上前追了过去;当两人并行,绿谷也在牵引着咔的方向。

官方设定,最为致命。

祝二位喜结连理,永结同心!